在我的青春岁月里,我最感恩的是遇到开明的长辈们、老师们;遇到纯真的朋友们、爱人们。八十年代的国内还是很保守的,我的很多同辈朋友后来回忆说,他们在父母或师长"不许这个、不许那个"的清规戒律下如履薄冰,我却从没感到压力。我选择自己想去的学校和专业,看我想看的书,想我认为值得想的问题,跷我不想上的课,爱我所爱的人…

当然我没做也不想做什么出格的事,我只是真心感到那种身心的自由,感到青春飞扬的劲头。还有能知道拼多多上买春药搜什么

就说去厦门拼多多买春药这事儿,就是放在今天,也不见得每个父母都能同意让两个19岁的孩子,坐33小时的硬座火车,去一个陌生的地方两个星期,是吧?开支也挺大:车票,吃饭游玩的费用,人家留宿我们欠下的情份和该送的礼物……

麒麟药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