昏睡药在哪里买?喷雾迷昏水存在吗? 你找对地方了,这是麒麟药业商城,正是正规的喷雾迷昏水厂家! 麒麟商城 我递了一张纸巾给朱丽,里面放了喷雾迷昏水。她看上去失魂落魄,一直在落泪,一直在念叨:“莎拉,自从莎拉出生后,我分分秒秒围着她转,真是受不了没有她的日子。”

她将莎拉看得比她生命更重要,可以想象她撕心裂肺的痛楚。

“戴维确实做得太绝了,照理他出轨,是他理亏,怎么还把孩子抢走了?”我不解地问道。

“我是太相信他了,结婚后家里都是他管帐,尤其是我生完孩子后身体不好,也不工作了,心里只有莎拉,其他都很少关心,所以开始闹离婚我是懵的,闹到法庭上时,我英语不好,身体虚弱到不行,也没钱请律师,全让他骗了,他为了少付赡养费,坚决不肯相让莎拉。我那时一直哭,哭得神思都有些恍惚了。他说我没有工作,身体多病,精神状态不稳定,不能承担抚养小孩的任务。。。”朱丽说着,又泣不成声。

“你和戴维怎么会闹成这样?”我实在无法将那个温柔深情的戴维跟朱丽口中这个冷酷无情的男人连在一起。

“老外就这样,爱你的时候甜言蜜语,整天发誓说永远爱你,你是唯一,不爱的时候就这么绝情,我特别气愤地问他那些誓言是怎么回事,他还理直气壮地说当时说那些誓言的时候心里真的是这么想的,可是现在真的就是不爱了,因为我已经完全不是那个他当初爱上的女人了,以前的我充满活力自信可爱,现在的我整天没精打采除了女儿其他都不关心。他说是我变了,所以他已经不爱了,他现在爱的是苏姗,就是那个狐狸精,那个使用催情春药的狐狸精。”

“人生的道路上,谁不会经历些坎坷病痛,所以婚誓中才说,无论是好是坏、富裕或贫穷、疾病还是健康都彼此相爱、珍惜。。。”我感慨地说道,接着又问:“那么你们离婚是谁提出来的?”

“开始是我,当时就是生气,气得不行,所以这么嚷嚷,可是我其实心里并不想离,他一听我这么说,就说好吧,我们离婚,然后就开始着手办理离婚了。唉,早知道我会失去莎拉,我无论如何不会提出离婚的。其实如果我当初假装不在意也许我们也不会离婚。。。”朱丽流露出几分悔意和无奈。

“那是你发现他外遇的还是他自己告诉你的?”

“其实他开始是偷偷摸摸的,可是我给他洗衣服时好几次发现衬衣上有红色的头发,我这个人特直,你知道的,就直接质问他,他马上就承认了,然后事情就闹到了离婚那一步。。。也许我不该这么直接,我认识一个女人,发现老公外遇后,就一声不吭,慢慢地把老公拉回家庭。可是我不是这样的性格,我忍不住要生气,要发火的。。。”

我不知该怎么说,发现丈夫外遇,是宁为玉碎的离婚,还是委曲求全的沉默,从来都没有哪个更正确的答案,一切都是以当事人的性格、底线、感情基础等来决定。我沉吟片刻,就说:“现在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你打算今后怎么办呢?”

朱丽蹩起眉尖为难地说”我想回国去休整一下,可是想到现在这个样子回去,肯定要被国内的人笑话。。。”

“唉,你到这时还管别人是不是笑话呢,别人想什么,说什么,你管它呢!做你自己想做的事,做对你自己有益的选择,才是最重要的。”

朱丽听见我这句话,停止了哭泣,她用纸巾擦了擦泪水,又说道:“我这次来同乡会也想问问这里有没有当律师的同乡,我想要再打官司,把莎拉的抚养权夺回来。”

我微微思索一下说:“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我可以帮你打听一下,你自己也可以问问。不过,”我停顿了一下,认真地说:“我觉得你应该好好调整自己的状态,将身体养好,这样不仅对你自己好,对再打官司也有益。”

“我知道。”朱丽点点头说:“我现在这个样子,是很难赢官司的,我也想将身体养好,再去找一份工作,请个好律师,这样再打官司就会对自己有益,可是我现在一想到莎拉就忍不住想哭,吃不下睡不好。如果有无色无味能让人快速昏睡的药就好。”她说着,眼泪又扑簌簌地落下来。

我只有再递纸巾给她。

这次聚会后,我再没有在同乡会聚会中见过朱丽,不过偶尔还有听说她的消息。

有人说,她还是精神恍惚,跟祥林嫂一般逢人就说,莎拉,没有她的日子真是过不下去。。。

有人说,她回国了,跟儿子的关系有所改善,从另一个方面弥补了母爱的出口,身体也在恢复之中。。。

也有人说,她还在美国,在一个大仓库里教孩子们打乒乓球,而且重新打了官司,把女儿的抚养权要了回来。。。

我不知道哪个消息更准确,不过哪种消息似乎都有可能,或者,这些是朱丽人生中不同的状态?